民福康健康 养生行业资讯 资讯

唐祖宣为中医药立法“奔走呼号”

全国人大代表唐祖宣正在为前来就诊的患者把脉。

谈及过去一年的履职经历,全国人大代表、第二届国医大师唐祖宣说,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楚。因为,这是他近30年全国人大代表生涯中一直关注并积极奔走的事情——为我国中医药发展立法。

“早在1983年,中医学家董建华等人大代表就提出为中医药立法的建议。在与董建华等老专家不断交流中,我逐步接触并参与到这项工作中。”回想起接到这项“使命”的瞬间,唐祖宣仍难掩激动之情。

“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是我国医药卫生体系的特色和优势。在我国流传下来的文化古典书籍中,医药古籍约占三分之一。”唐祖宣说,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一边是突飞猛进的西医,一边是缺乏法律保护和有效传承的中医,中医药发展遇到越来越多的难题。

人才匮乏是我国中医药发展遇到的大难题。唐祖宣说,与西医系统培养人才有差别,不少中医大师并非“科班出身”,有的甚至是民间医生,但其掌握的技术和传承下来的药方却是无价之宝。

“例如传染病防治,西医大多使用疫苗,但疫苗研制费时较长,有的长达几年,这在传染病传播速度极快的情况下是致命的。而中医却有千百年来治疗瘟疫、传染病的丰富经验。”唐祖宣说,中医药精华有的记载在古籍中,还有很多以师承的方式掌握在老中医手中,散布于民间。但因为中医药医师管理比照西医,造成很多专长人员无法通过考试获取医师资格证,其掌握的药方也难以传承。

唐祖宣说,2015年他曾去很多省份调研,其中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在寻找这些“民间高手”,希望了解他们的情况、听取他们的诉求。“目前,全国有15万名拿不到行医资格证却有一技之长的民间中医。希望国家尽早通过完善立法等措施,帮他们找到传承技艺和发展的平台。”他说。

同时,中医还面临其他尴尬,比如特色和优势发挥不充分、服务能力不足,中药制剂品种出现萎缩。身为河南省邓州市中医院院长的唐祖宣长期关注这些现象,他笃定地说,中医药立法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因为现行涉及传统医药的法律法规,主要是依据西药的管理来制定的,无法有效体现中医药等传统医药的特殊性,实际上不仅起不到保护作用,反而制约了发展。”他告诉记者,在民族医药管理、中药资源保护和传统医药知识产权等方面,现行法律法规存在着法律空白,即使中医药条例也仅能顾及中医药的法律浅层面。在经过大量调研和资料整理后,唐祖宣在2015年国务院法制办为中医法征求意见时,提出了上述分析和意见,并得到充分的重视。

在各方努力推动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草案)》于2015年12月9日获国务院讨论通过。这对唐祖宣来说,是人大代表履职以来开心的事情。“《草案》对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和经多年实践确有医术专长的人员,开辟通过实践技能及效果考核,即可获得中医医师资格的途径。”唐祖宣说,与此同时,《草案》对如何保持发挥中医药特色和优势提供了巨大支持,包括支持社会力量开办中医医疗机构以及将符合条件的中医医疗机构纳入定点医保范围,将符合条件的中药饮片、中药制剂等也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还有一件事情让唐祖宣感到很高兴。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提出,要探索运用现代技术和产业模式加快中医药发展。“在相关法律法规建立完善中,在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下,中医药不仅能解决此前遇到的发展问题,还将迎来中医药产业新的发展机遇。”唐祖宣说,今天,传统中医药不再是单一的药品、保健品,还发展出饮料、药妆和治疗器械等产品,形成了一个大健康产业,加快“中医药立法”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希望国家在中医药投入上加大力度,在政策支持上给予更多优惠”。

《中医药法(草案)》直面 “中药秘方”保护

我国首部中医药法律《中医药法(草案)》以“中药发展”及“继承和创新”等章节,表明对中医药秘方保护的立法意图。如何令中药秘方得到有效传承,如何保障秘方所有者的利益,中医药专家和法律工作者一直寻求其中的平衡。

保护“秘方”有尴尬

2015年10月,屠呦呦因从传统中药中发现了青蒿素,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青蒿素可以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就在中国人为中药的成就激动不已时,美国科学家却试图让青蒿素生产彻底摆脱植物原料,改由“微生物工厂”制造。据报道,美国科学家通过改造细菌或酵母的基因,已能合成青蒿素的前体。美国人为此申请了多个核心专利,中国已很难再突破。

1/2页
中医药立法第二届国医大师